• 400-650-0717

信托公司需做好非标融资业务转型 摆脱影子银行定位

发布时间:2019-07-31  

近日,在证券时报主办的“2019中国信托业发展高峰论坛”上,在主题为《主管管理的平衡之术》圆桌论坛环节,围绕着主动管理、信保合作和服务信托等话题,粤财信托董事长陈彦卿、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陆家嘴信托总经理崔斌及平安信托副总经理顾攀等4位信托公司高管展开了激烈讨论。

风险控制尤为关键

主持人:2018年以来,复杂的经济形势与监管形势给诸多金融机构带来巨大挑战。在通道业务规模收缩,主动管理规模扩张的当下,贵公司是如何考虑收益与风险的?

陈彦卿:10年来,信托业从通道业务起步,不断发展,规模日渐增大已是共识。与其他机构相比,综合服务是信托公司的优势。

我认为,风险与收益的平衡与每家公司的资源禀赋、区域条件还有转型方向密切相关,不同的公司可能有不一样的方案。

在权衡过程中,粤财信托将以稳健为主,主要从信托报酬与客户的投资收益进行平衡,逐渐从低风险的通道业务转向主动管理,实现收益和风险的匹配管理。

顾攀:过去3年,平安信托通道业务一直在萎缩,主动管理业务规模已经超过总信托规模50%以上,实现连续3年增长。信托行业需要做好非标融资业务的优化转型,推进信托资产的非标转标,切实摆脱“影子银行”的定位,建议行业在以下三个方向深耕:

一是做精非标。在产业升级、城镇化建设等国家战略指引下,支撑基础设施及相关产业长期发展的外部环境依然看好。附带有抵押权的产品结构设计和信托公司专业的资产处置能力,是信托公司区别于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大优势。

二是非标转标。信托业要逐步推动建立起资产流转平台,增强私募债、私募股权的交易性、流动性,打破非标困局。推动建立资产流转平台推动信托资产非标转标,是解决信托非标资产安全性、流动性、穿透性问题的重要一步。

三是风控策略。在转型过程中,信托公司务必同步加快风险项目处置,消化历史包袱,改变市场刚兑预期的重资产模式。从而实现轻装上阵,这是信托行业长足发展的重要前提。

信保合作有新方向

主持人:信保合作新规近期落地,您如何看待给信保合作带来的具体影响?贵公司与保险公司的合作有没有碰撞出新火花?

刘景峰:与2014年发布的38号文相比,新规对保险资金投资信托的门槛有所放宽,有利于信保合作业务的开展。具体影响有以下几点:一是信托公司门槛降低;二是主动管理的责任增加;三是增加了外部评级和增信要求。

业务合作方面,一方面,信托公司可以向保险公司推荐资产。保险公司现阶段处于资金荒阶段,信托公司可以发挥资产端接触广泛的优势,向保险公司推介优质资产。另一方面,信托公司可以帮助保险公司匹配资金。针对新规提出的集中度要求,信托公司可以承担保险资金撮合方的职责,帮助各大保险解决资金匹配问题。目前,我们正在和保险公司保持积极接触,接下来会有符合新规要求的产品出现。

崔斌:关于信保合作新规落地对信保合作业务的影响,我认为主要有三方面:一是信保合作通道业务将继续被压缩,促进信托回归主动管理;二是险资更加偏好低风险、高信用产品,未来重大基础设施和重大工程项目将成为信保合作重点;三是在银信合作受限情况下,保险资金有望成为信托重要资金来源。

根据陆家嘴信托最新制订的3年战略规划,公司定位于“成为聚焦城市高质量发展与高品质生活的国内一流综合金融服务机构”。我们公司将从三个方面加强信保合作:一是根据一带一路、长三角一体化等国家战略,积极参与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引入险资对接重大工程项目;二是努力提升主动管理水平,增强产品投资的吸引力,与保险公司建立长期、稳定合作关系;三是发挥信托灵活的制度优势和功能优势,围绕保险资金需求,为险资量身定制个性化理财产品。

大力开拓服务信托

主持人:2018年信托业年会上,银保监会领导明确提出要坚持发展具有直接融资特点的资金信托以及发展以受托管理为特点的服务信托。针对这两方面,贵公司这大半年来的主要动作是什么?

陈彦卿:监管政策密集出台之后,粤财信托也在考虑转型。但信托公司股东背景、区域禀赋、区域产业情况不同,方案也不一样。

粤财信托聚焦广东省和粤港澳大湾区,市场空间比较大。在区域布局上逐渐转向长三角、京津冀还有西部一些比较好的区域拓展业务。

从具体做法来讲,粤财信托今年工作主要有三方面:首先是业务专业化,即使是通道业务,也强调主动管理,而不是被动承接,我们鼓励团队培养自己的专业能力;第二方面是我们聚焦区域,提供专业服务;最后一点是强化内控,严控风险,不做超越能力范围的项目。

顾攀:服务型信托的范围比较宽泛,最典型的服务信托有保险金信托、公益信托(慈善信托)、家族信托等,信托公司提供运营的服务、提供清算的服务、提供募集的服务等。平安信托设立了专门的团队,有专门的KPI跟踪,去推进这些业务往前发展。

理财子公司冲击不小

主持人:未来资产管理行业的重要参与者——银行理财子公司陆续开业,这将给信托行业带来哪些冲击?是否孕育着一些发展机遇?

刘景峰:作为资管行业最重要的资金方银行的资产管理机构,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信托业的冲击比较明显。一是资金端竞争加剧,二是资产端对信托公司依赖度降低。

信托公司通过多年的积累,也在特定业务领域具备了自身的竞争优势:信托公司非标项目管理经验、管理能力突出,信托公司高净值客户积累深厚;家族信托等信托本源业务将成为信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由于理财子公司刚成立运行,同信托公司的业务合作还处在探索阶段。但二者在目标客户的定位和投资的风险偏好等方面都有所不同,今后双方在资金资产匹配等方面,都有许多可以互利共赢的机会。另外,不是所有银行都可以成立银行理财子公司,大量中小银行可能还不满足这个条件,也没有资产管理的能力,跟信托公司还是有不少合作机会。

崔斌:短期来看,理财子公司刚刚成立,更多需要关注制度建设、团队组建和内部协同等问题,与信托的市场竞争并不明显。长期看,随着理财子公司业务模式逐渐成熟,公司发展步入正轨,与信托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共存,且合作大于竞争。

应对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快速发展,信托公司应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加强资金端建设,短期重在加强直销能力建设,长期则要打造财富管理核心竞争力,不断积累机构客户与个人客户,根据资金端的不同需求提供差异化信托服务和产品;二是在资产端加强专业投资能力建设,巩固在非标投融资领域的专业能力,提升专业价值,同时加大标准化产品开发力度,为客户提供大类资产配置服务;三是发挥信托在机制创新上的优势,构建灵活的组织架构和市场化的激励机制,组建高素质人才队伍,充分激发经营活力,使信托公司在资管行业成为不可替代的中坚力量。

来源:证券时报 杨卓卿 胡飞军

信托讲堂
  400-650-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