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0-650-0717

去通道”倒逼信托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2019-08-24  

在压降通道业务规模、转型主动管理业务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将资产证券化作为信托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

“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最主要的问题是角色通道化。”近日,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尽管信托公司作为发行人或计划管理人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占据市场半壁江山,但是信托ABS业务仍延续在其他业务上的“通道”惯性,继而导致竞争同质化、报酬率低下等问题。

多位受访业内人士认为,为了摆脱通道化角色,信托公司可以重点发力消费金融ABS、供应链金融ABS等细分市场,通过自身优势掌握业务核心主导权,加强创新能力和主动管理能力,挖掘并提供更大的业务价值,以获取更多的业务利润。

监管去通道

由于信托制度的独立性和风险隔离优势,百瑞信托公司博士后工作站研究员谢运博指出,信托公司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具有天然的优势。

根据Wind数据,截至2019年8月22日,各类ABS产品发行规模达12万亿元,同比增长26.06%。其中,信托公司作为发行机构或计划管理人的资产证券化产品超过6100亿元,市场占有率约为51.32%,占据半壁江山。

不过,“信托公司多数还是扮演着通道角色。”东部地区某中型信托公司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资产尽职调查、交易结构设计、产品发行承销、中后期管理等主要由券商和银行来主导,信托公司却被边缘化。”

西南地区某信托公司一位资深人士也向记者表示,“ABS的核心在于资产组合以及评级,这两块都在银行券商或评级机构手里,信托公司没有太多优势,是乙方。”

究其难以摆脱通道的原因,本报记者从多位受访业内人士处了解到的问题包括:信托公司投行能力不足、业务资格不全、ABS投资能力不强等。

“信托公司普遍还没有建立资产证券化或结构化融资业务的投资能力,在投行业务不具备牌照优势的情况下,无法发挥自身的获客、投资、销售等优势,盈利模式比较单一,与券商、银行的竞争同质化。”此前,平安信托资产证券部总经理舒雷曾分析。

由于通道化角色和同质化竞争,信托公司的资产证券化业务利润微薄,长期盈利模式不清晰。

据了解,由于上述问题,一些信托公司ABS项目的信托报酬费率一度被挤压到仅万分之一。

尽管如此,2013年至2017年,信托通道业务仍然增长迅猛,从2013年初的规模仅1万亿元、占比不足两成,一路攀升至2017年四季度末的规模逾15.6万亿元、占比接近六成,为59.62%。

不过,严监管态势下,通道业务自2018年来不断下降。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信托业信托资产规模为22.54万亿元,较2018年四季度末下降0.7%;其中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为12.73万亿元,较2018年四季度末减少5191亿元,占比为56.48%。

银保监会近期下发的“64号文”再度重申“去通道”。有信托公司人士透露,其所在公司被要求:即日起,不得开展资金/资产来自金融机构的通道业务,资产证券化信托业务和证券投资类信托业务除外。

消费金融类ABS暴增

“信托公司需要深化在资产证券化方面的能力和作为,提高专业水平,提升业务价值。”对于如何摆脱通道化角色,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

多位受访人士提及,作为信托公司近年来大力布局的领域,消费金融类ABS业务或是掌握业务主导权、提升主动管理能力的突破口之一。

所谓的消费金融ABS,除了个人消费贷款和汽车抵押贷款外,还包括以信托受益权、保理融资和融资租赁等方式发行的、且消费终端为个人的资产证券化产品。“这部分资产具有额度小、分散的特征,是较为理想的资产证券化基础资产。”袁吉伟告诉记者,这也意味着信托公司风控能力和后续的动态管理上需要更强的主动管理能力。

“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ABS通常有传统通道类和主动管理两种方式。”普益标准研究员吴红丽告诉记者,前者通过银信合作,银行将消费贷款以证券化形式出表,信托机构仅作为发行通道收取一定手续费。后者由商业银行或消费金融公司作为发起机构将其合法持有的消费金融资产作为信托财产,委托信托公司设立特殊目的信托,由受托机构发行资产支持证券。

“主动管理方式下,信托公司作为发行管理人需要承担尽职调查、文件审核、报送资料、资金归集、产品分配、跟踪评级、资金回款以及信息披露等一系列主动管理职责。”吴红丽进一步表示,这种方式正逐渐成为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ABS的主要方式,并且对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此外,如果扩展到泛资产证券化业务,则还有Pre-ABS。信托公司通过设立资金信托募集资金放款给消费金融主体,形成资产后再做证券化回款形成业务闭环。在这一模式下,前期入局消费金融领域的部分信托公司,就积累了消费金融类资产,并拥有了一定程度的业务管理经验和风控能力。

据云南信托研发部统计,2018年,消费金融市场的入局者新增13家信托公司。截至2018年底,68家信托公司中已有近40家开展消费金融信托业务。其中,外贸信托、云南信托、渤海信托等6家消费金融信托资产规模超过百亿元。

此外,根据信托业协会调研数据,截至2018年底,消费金融信托余额已近3000亿元。据记者了解,近年来,消费贷ABS、汽车贷ABS产品在市场上较为火爆。

中国资产证券化分析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15日,信托公司作为发行主体或计划管理人的产品中,个人汽车贷款类规模为1161.53亿元,个人消费贷款类规模为691.41亿元。

与此同时,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22日(今年以来),以小额贷款为基础资产的ABS产品发行量已达458.25亿元,同比2018年同期攀升1247.06%。不过,今年一季度曾出现断崖式下跌,发行量不足70亿元。

消费金融ABS增长主要系受消费支持政策等因素影响。国家统计局早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为22.83万亿元,同比增长8.3%。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为20.61万亿元,同比增长9.2%。

此外,东方金诚研报分析认为,受目前居民消费杠杠不断抬升、下半年电商产业刺激,融资成本较低及现金贷整顿利好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等因素影响,预计2019年下半年,消费金融ABS发行规模将继续攀升。

掘金供应链

“信托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亦不再仅仅依赖银行信贷出表,而是尝试主动寻求更多元化的合作渠道,以此丰富基础资产种类。”据吴红丽观察,近年来,信托ABS基础资产来源不断增加,且由单一种类为主逐渐向多样化发展。

当前,我国资产证券化通常有三种模式:央行和银保监会主管的信贷资产证券化CLO,证监会主管的交易所市场企业资产证券化ABS,以及交易商协会主管的银行间市场企业资产证券化ABN。

信贷资产证券化的资产所有者主要为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等,发起方议价能力极强,其他各个参与方获利空间有限。而企业ABS和ABN的发起方为非金融机构,由于部分企业融资需求旺盛,对信托公司来说更容易获得主导权和利润空间。

多位受访人士还指出,信托公司在供应链ABS中也更易掌握业务核心和主导权。

据记者了解,供应链金融ABS产品的特征是,由一家信用高的企业作为核心企业,将应收账款打包入池融资后发行ABS低成本融资,再将资金提供给核心企业上下游的中小企业,以达到降低融资成本的目的。

“在供应链金融ABS业务上,信托公司的核心优势在于核心企业的获取能力。”据某信托公司一位研究发展部人士分析,“传统的信托融资业务中,信托公司积累了不少优质企业客户,可以通过绑定信用等级较高的龙头企业,围绕其上下游客户群体的交易关系形成基础资产,继而开展证券化业务。”

海通证券研报预计,到2020年,国内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净额可达20万亿元。此外,也有研报数据预计,届时中国供应链金融市场将达15万亿元~20万亿元的规模,包括央企、国企的应收应付款出表等。

“由于行业之间供应链情况差异较大,信托机构应该先做好细分市场的工作。”受访信托业内人士认为。

据本报记者梳理年报等公开信息获悉,信托公司参与供应链金融模式主要有:一是依托股东行业背景,深度挖掘上下游企业需求,以中粮信托、英大信托为代表;二是依靠在其他业务积累的优势资源,探索扩展供应链上下游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以云南信托、中航信托为代表。

“资产证券化业务的业务流程长、操作节点多、参与主体多、资产种类丰富。”一位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负责人认为,“信托公司应该为客户提供项目设计、承做、销售、投资、存续管理等全流程服务。信托公司的服务起点应该前移,将受托服务延伸到尽职调查和发行准备阶段,这也有利于把控项目风险。”

来源:中国经营报 陈嘉玲

信托讲堂
  400-650-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