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0-650-0717

光大信托总裁闫桂军:发力基础设施、工商企业等六大领域

发布时间:2018-08-17  

对话资管30人

当时提出防控风险、去杠杆是因为风险较大,现在适度放松并不意味着最初去杠杆的方向错了。方向没错,是方法出了一些问题。去杠杆推进要温和、有序,现在政策已经逐步调整过来了。

银行间市场近期披露的数据显示,光大信托业绩再次快速增长,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增幅均在100%左右。

日前,光大信托总裁闫桂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称,业绩高速增长除了与规模增长、主动管理能力提升有关外,此前实施的浮动收益型业务也开始贡献利润。上半年被光大信托否决的各类问题资产达150多亿元,其中不少企业后来遭遇股债双杀。

闫桂军认为,不是说公司没有风险就是优秀,金融的本质就是经营风险,没有风险是不可能的。“我们绝对不做无风险的金融机构,无风险意味着失去市场。我们要做的是,一不出道德风险,二不出操作风险,三不出系统性问题。”

在对宏观形势判断后,下半年光大信托继续发力基础设施、工商企业、住房金融、消费金融、资本市场、慈善信托和家族信托等业务。日前,光大信托召开2018年年中经营分析会议提出,组建普惠金融部、资产管理部、基础设施金融部、慈善信托部、家族信托办公室等多个专业化的业务经营和引领部门,所有这些业务都由总部专业化部门直接推动。

净利润同比增长105%

自2015年以来,光大信托业绩延续高速增长。银行间市场披露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光大信托实现营收9.26亿元,净利润5.03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95.2%、105.8%,行业排位大幅上升。

闫桂军称,上半年业绩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精准的宏观形势预判和合理的业务布局。具体可以归纳为四方面因素:一是规模扩张,管理信托规模高峰时期达6000亿,后来顺应去通道趋势,规模降到目前的5400亿左右。

二是结构优化,三年前主动管理业务占比很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现在达到了30%,集合信托业务占比达45%。

三是盈利模式转化,在传统类银行业务报酬率降低的情况下,浮动收入占比逐渐上升,信托计划存续期一般为“2+1”,两三年前推行的浮动收益定价和投贷联动业务在今年陆续到期,带动业绩增长。

除了上述原因外,上半年业绩的增长还得益于有效的风险控制制度。如某客户假借央企背景申请融资,经过现场实地调研后,发现实际情况大相径庭,立即中止合作,平安“避雷”。再如,某项目已获评审会审议通过,但主要领导行使一票否决权予以否决,后该项目实际控制人股票爆仓,该公司巨亏被迫进行重组等。

“我们的风险管控体系就是所有环节都可以一票否决,很多公司没有这个机制。其实经营风险与权威、面子没有关系,如果不把问题企业否决掉,对于好企业也不公平,金融资源是有限的。”闫桂军称。

发力基础设施等六大业务

判断未来的机会首先要了解当前的宏观环境。闫桂军称,中国的市场发展与政策相关性非常高。“现在很多人在问,是不是又要大水漫灌?我认为肯定不可能。”

他说,当时提出防控风险、去杠杆是因为风险较大,现在适度放松并不意味着最初去杠杆的方向错了。“方向没错,是方法出了一些问题。去杠杆推进要温和、有序,现在政策已经逐步调整过来了。预计未来的货币政策属于灵活调整、脉冲型律动,根据内外部形势,不断动态调整与平衡。”

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从外部性衡量是中美经贸关系,从利益分配机制上的再调整、再平衡,而不再是产业机制的竞合。从内部看主要是宏观税负过重,内生造血机制不足和监管失度,需要从主流改革的顶层高度和机制市场化重建的底层维度坚决推进。“如果不能有效解决上述问题,货币政策有必要进一步宽松。”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其未来业务定位首先是基础设施。现在要求名单内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规模只减不增,其融资功能受限,各地方政府都在对平台外的公司搞混改,引进市场主体。

“既然政府注入资源,从投入产出的角度讲,成本优势明显,市场化运作则意味着有较强的风险意识和盈利动机。因此,这类业务风险不是扩大了,而是降低了。”闫桂军称,“总体看,我国每年基础设施投融资需求量依然很大。”

据了解,目前基础设施业务占光大信托总规模的比例约为30%。市场通常会将基础设施与融资平台联系起来,闫桂军称,公司的融资方严格来讲都是市场化主体,没有典型意义上的融资平台,没有名单内的平台,没有无有效资产的平台,没有无经营现金流的平台。

第二,从经营安全的角度,大力支持工商企业发展。闫桂军说,金融机构可以支持房地产,但是房价需要居民收入支撑,收入需要就业支撑,就业需要企业繁荣支持,房价不能自我循环。若所有金融机构都只支持房地产,经济如果发生衰退金融机构也将倒下。从长期可持续发展角度看,一定要支持工商企业、中小企业发展。

闫桂军称,具体如何支持,一是参与债转股,债转股至少有上万亿规模,可以减少大量付息成本,企业有盈余后,将进行并购重组,即政府债转股在先,市场化重组在后。虽然大型商业银行都成立了股转实施机构,但更多的中小银行需借助市场力量,信托公司可积极参与其中,之后还可以积极介入债转股后的市场化重组。二是支持上市公司,金融机构盲目送贷和无理性断然抽贷,是造成目前股债双杀的不稳定因素之一,必然要加以制止。这方面需要“雪中送炭”,只要主业稳定、经营正常、现金流为正的上市公司就应予以支持。三是支持中小企业融资,由于中小企业小、弱、散,主体授信很难,光大信托今年准备成立供应链金融部,推动全产业供应链融资的发展。四是围绕特色区域、产业,运用投贷结合跟股债联动业务模式,提供金融服务。目前光大信托正准备与广东的一家大型国有金融机构成立400亿的投贷结合基金,共同支持广东省乃至更大区域的成长性企业发展。

第三是住房金融,要支持新型城镇化的产业积聚型发展和大中城市的产业更新式发展。旧城改造没有配套不行、没有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和聚集效应不行,光大信托与大型房企在深圳、上海、北京等大型城市尝试探索新型房地产业态,开展城市更新+物业提升+产业导入业务,打造楼宇经济。此外,光大信托也在积极布局和推进长租物业、REIT等领域。

第四是消费金融,这是光大信托重要的战略性业务,主要包含两块:一是为买房、买车、买手机等消费场景提供信贷支持,二是消费权益信托,提前锁定稀缺消费权益,为投资者提供高品质消费以及投资理财的多元化信托服务。

第五是资本市场,现在国内资本市场估值不高,未来可以围绕上市公司定增、配资、大股东增持、经营层激励等开展业务。

第六是慈善信托和家族信托业务。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张奇 

信托讲堂
  400-650-0717